2012年8月27日 星期一

※贈阿若《赤髮白雪姬∕歐白》以吾之名


◎秋月空太老師作品《赤髮の白雪姬》同人衍生創作。
◎歐比→白雪走向,當然有千白,走向輕鬆清水。
◎人名翻譯根據在下喜好(喂喂),從漢化組跟台灣尖端兩者中擇一,以下:千(桀)、歐比(歐畢)、充英(光秀)、龍(柳)。
◎故事背景在act.32之後,小劇透有,只看單行本的請注意www

◎此文贈給認識其實不久但感覺像是認識一輩子了的阿若www




00

那是何等強烈的對比。

純粹得似乎能夠一眼望進的翠綠雙瞳,以及那微風吹拂下飄散在臉頰旁的鮮紅秀髮。

那一幕深深深深地刻印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

她說,謝謝你。


《以吾之名》



01

歐比靜靜地看著女孩的睡臉,在透過窗戶灑進的月光下,那頭美麗的紅髮反射出不同於平時所見的光芒,美麗的,卻不刺眼,熱情的紅卻是柔和的色澤——和她的個性如出一轍。

主人和充英跟木木這幾天有任務外出了,而大概是平時會囉唆的人都不在了,她便一股腦地投入在研究中,等到他提前結束了主人交給他的工作來到藥室時,看到的就是發燒昏睡在辦公桌前的女孩。

心中刺痛的感覺讓他一瞬間失了神,愣了好半晌他才將她抱起送回她臥房裡。而明明是少女的房間他卻毫不遲疑地踏了進去,甚至還擅自待在裡面這點,平時會吐槽的人都不在,而最該吐槽的當事人則是不省人事。

他並不是不懂禮儀的人,對於宮內的規矩也不是不明白,然而他卻鮮少被那些東西約束,只是憑著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直覺行動,而這樣的他經常會讓人覺得無法茍同或是難以理解。

而儘管是如此,他們卻還是接受了這樣的他,不帶懷疑地、全心全意地相信著他——而這令他有時不知該如何定義的心情,是因她的笑容開始的。

那個冬天、那個飄著微雪的日子,她抱著她調配好的草藥和工具,明明疲憊不適,卻笑著對他說出了那句謝謝你。

他就這麼看著她睡著的臉龐,動也不動地待上了他自己也沒有注意到的一段有些長的時間。

最後他輕輕地、輕輕地喚了她的名字。

白雪

忘了是誰問過這個平時總是非常認真、偶爾卻又會像是哪根筋斷掉了的女孩,她當時哼嗯哼嗯地思考一會兒然後抬起眼,皺著眉回答說,我覺得像貓喔。

歐比就像是不屑被餵養的、來去自由的、我行我素的貓,有特別喜歡的地方就會比較常去、有特別在意的人就會待久一點,但是總不會被束縛,他不會讓任何人、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強迫他。

歐比就是個這樣的人喔。她先皺了皺眉好像有些不甘心,卻又釋然地笑著這麼說。而也就是因為如此,就是因為她的明白她的坦然,他才會願意待在她身邊,儘管這點紅髮的少女本人並無自覺。

小姐。

他的小姐。

想看看她那雙碧綠的眼睛和他看見的世界有什麼差別,想知道明明被他射了箭威脅卻還是不曾停下腳步的那份勇氣從何而來,想問問她,能夠完全不去計較他曾經試圖傷害她的事,對他露出那樣的笑容的理由。所以選擇了留下,因為那頭紅髮、那雙瞳、那個笑容。

而也就因為看著她,不管她醒著睡著忙著閒著,他都看著她,所以明白。

能夠以那樣的聲音、那樣的感情、那樣的語氣呼喚她的名字的,只有那個人,那個他不曾發誓過、卻願意以那樣的決心去效忠的王子殿下,那個他唯一打從心底喊著主人的少年。

他不否認他看見那兩人在一起,他是發自內心地感到愉悅和欣喜;卻同時也不能否認,有時候他會不自覺地想要伸手去觸摸那個女孩的髮,或是輕輕地牽起她的手,一如他的主人經常做的事情。

白雪

他又輕聲呼喚了一次。




02

白雪睜開了有些沉重的眼,半是茫然半是發愣地看著臥房的天花板,接著皺起眉想要坐起來卻發現使不上力,難以形容的不適感讓她明白自己大概是生病了。

「我覺得妳最好繼續躺著喔,小姐。」

……對於你出現在這裡,我居然一點也不訝異……

「嘛,因為是我把妳從藥室搬回來的喔。」

「啊
……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呢……

「我已經替妳跟藥室長還有龍請假了,龍說他等等會帶藥過來。」

「可是
……有份報告我得——」

「小姐妳不好好休息的話,我會馬上跟主人報備的喔。」

……你這是威脅了吧……

她撐起了虛弱的笑容,認命似地慢慢閉上了眼睛,然後在她意識模糊之前輕輕地說了聲謝謝你啊歐比。

 
對於應該早已經習慣成為誰的影子、或是隱身於黑暗之中的自己來說,不論是她還是主人,明明是處於可以隨心使喚他的位置,卻總是以理所當然的謝意和尊重將他硬生生地拖到了照得到光亮的位置,並且以行動和言語告訴他,你可以在這裡。

不是命令更不是請求,只是單純地陳述著他們的想法。

——如果你能留在這裡那就太好了呢,歐比。

其實他不曾想過要改變自己的生存方式,也從來不覺得那樣來來去去的漂泊跟淡然有什麼不好,然而遇見這兩人以後他才第一次有了「若是能夠這樣的話好像也不壞」的念頭,儘管只是偶爾,但是他對於自己這樣不知不覺間產生的改變有時會不太適應。


尤其是看著小姐的時候。

 
「白雪小姐燒已經退了
……歐比要繼續留在這裡嗎?」

「嗯,怎麼了嗎?藥室那邊有需要幫忙的?」

「呃、不、不是,那個,這個是可以稍微預防感冒的藥。」

原本以為眼前的男孩是想要勸他不要一個人待在妙齡少女的房裡什麼的,沒想到龍卻是因為擔心他會被傳染又覺得自己可能多管閒事了所以才支支吾吾的。

 
伸手將小男孩的頭髮用力揉亂然後笑著說了聲謝謝,勾起了平時總是掛在臉上的笑,卻是不同於那些即使不愉快也還得從容應付的笑容,此時此刻的自己是發自內心地覺得喜悅,而這樣的狀況是從前的自己從來不曾想像過的。

有人會對他說謝謝。


他也能夠對別人說謝謝。

這樣理所當然的事情原來是如此令人開心啊。





03


『主人你交代的事情已經都辦完了喔,王都這邊基本上沒什麼事,克拉利涅斯果然是個和平的地方呢,硬要說有什麼事的話,就只有小姐生病了而已,這幾天都在休息,應該沒什麼大礙。』

「這是什麼囉哩囉唆不乾不脆的報告啊
……那傢伙……

銀髮的少年嘖了一聲將送來的信函往後拋給露出了不解眼神的兩位隨從,充英和木木各看了一眼之後就互視一笑,原來如此,所以王子殿下心情才突然變得這麼差啊。

「嘛,他都說沒什麼大礙了,我們快點完成任務快點回去就是了。」

「對呀某人可不能拋下工作偷跑回去喔。」

騎在前頭的千終於是忍不住回過頭大吼你們吵死了我知道啦,然後又紅著臉把頭轉回去,接著默不吭聲地加快了馬匹的速度,只有跟隨他多年的隨從兩人才能明白那其實只是某人又在害羞了,同時也是明顯過頭的擔心呢。

 
「不過歐比還真是惡趣味啊,硬要用這種不清不楚的寫法讓人擔心呢。」

充英無奈地搔了搔頭髮,一邊盤算著接下來幾天要怎麼安排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工作,而木木只是冷冷地說了一句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

「你們兩個!快點跟上!別拖拖拉拉的!」

聽到前方不遠處傳來的有些不滿的聲音,他們兩個又互視了一下,然後不由得噗哧地笑了出來,真的是遇到那女孩的事情,自家主子就冷靜不下來呢。

「充英!木木!」

「是、是!馬上就來了!」





04

她昏昏沉沉中其實什麼都記不太清楚了,但是還是有某個人一直不停替她替換額頭上的濕毛巾、餵她喝水、在她身邊以低沉的聲音安撫她的印象。

她在夢裡笑著想,自從爺爺奶奶過世了以後,就不曾有人這樣溫柔地看顧生病中的自己了呢。

有時候她還是會覺得寂寞的。

只是自幼就被教導著就算一個人也要好好活下去的自己,儘管有想要向誰撒嬌的時候,也是硬生生地壓抑住那份難以消化的心情。畢竟活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有太多難以十全十美的事情,她並不是不難過哦,只是覺得既然沒辦法,當然得換個念頭笑著活下去。

不過呢、不過啊,有時候,自己還是會覺得寂寞的呢。
 


她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窗外灑進來的光線還很昏暗,她從天空的顏色判斷此時大概是太陽還沒升起前的黎明吧,灰藍的透明色彩讓她覺得很美麗。

想要坐起身結果蓋在身上的被子卻被什麼東西壓著似地難以掙脫,她困惑地側眼看著床沿,結果看著黑髮的男孩趴在她的床邊睡著,明明平時只要一點點動靜就會驚醒的侍衛,此刻卻沒有被她的動作吵醒,光從這點就能明白他究竟花了多少時間在照顧自己。

白雪輕輕地從被窩伸出手撫上男孩的黑色短髮,以燒得有些粗啞的聲音喃喃地說了聲,謝謝你喔,歐比。

只是很快又因為疲倦而陷入沉睡的女孩,沒能聽見男孩悶在手臂裡的那句不客氣,也沒能看見男孩因為她有些難得的舉動而羞紅臉的反應。


他可能沒看過進展比他家主子和小姐更慢的情侶了。

至今那兩人都交往快幾個月了,卻還會因為不小心碰到對方的手而通紅了臉,一個結巴的話另一個就說不好話,就連接吻什麼的都還只是輕碰那樣地止乎於禮。
 
他曾經嘲笑主人明明是王子殿下卻沒什麼經驗呢,銀髮的男孩則是惱羞成怒地不置可否,但是過了一陣子之後便咕噥著歐比你就不要哪天跟我一樣,我一定會用力地嘲笑你。

所以好險主人現在不在呢。

所以好險小姐又睡著了呢。

他發誓他以後再也不會嘲笑只是幾個小動作就被制服的主人了,畢竟被喜歡的女孩子觸碰原來真的是這麼令人害羞的事情啊。

原來想要觸碰喜歡的女孩子是讓人這麼不好意思的事情啊。





05

「你這混帳不是說沒什麼大礙的嗎!?」

「是沒什麼大礙啊,龍說了雖然會燒個幾天,但是只要燒退了就好了,主人你回來的正是時候呢,小姐大概明後天就能退燒了。」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一般來說燒這麼多天根本不正常吧?她真的沒事嗎?」

「小姐只是因為平常太過勞累又沒有好好休息,所以一生病就很嚴重啦!不然的話主人去問問藥室長或是龍啊,但是你應該比較想直接先去看小姐吧?」

「抱歉,不行。」

一旁本來沉默的充英突然站出來擋在了兩人中間,一臉嚴肅地面向千,那表情是不容分說的絕對,而當下歐比才忽然想起來自己主人在身為小姐喜歡的人之前,更是這個國家的第二王子,尤其是在這個讓千.威斯塔利亞無法逃避自身身份的皇宮裡。

他們理所當然不可能讓千王子靠近生病的白雪。

……歐比。」

「是。」

「白雪她就拜託你了啊。」

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那句請求裡有多麼深沈的壓抑,與總是能夠隨意拋下許多事物的自己不同,千王子的肩上背負著的,是龐大的責任,以及他難以想像的驕傲與尊嚴,而小姐喜歡的,就是這樣筆直地走在那條王者之路上的這個人。

他們兩個人,都已經做好覺悟了呢,不管是不會為了小姐而放棄王子身份的主人、還是即使明知困難還是會走在主人身邊的小姐。

果然是,難以企及呢,這兩個人。

……我知道了,主人。」

他向苦笑了下了走遠的千輕輕地鞠了個躬,然後勾起了一個惡作劇的笑。

「對了主人,小姐在昏迷的時候一直在喊著你的名字喔。」

看著前方用力跌了個跤接著便是一陣碎碎念的少年,他不由得加深了嘴角的笑意,雖然不知道自己能夠待在這裡多久,但是他真的很想親眼看看,這兩人能夠邁向什麼樣的未來、這兩人心中描繪的,是怎麼樣的未來。

而他打從心底願意跟在他們身後,盡一切努力守護總是望著那個未來的這兩人。





05

「啊
……歐比,你回來啦。」

他一進到她的寢室就看見她蹲在地上撿著玻璃碎片的樣子,明明一臉虛弱卻還是努力撐起了笑,一邊苦惱地說她沒想到自己這麼沒有力氣,一拿起水杯就弄翻了,一邊要他別靠近免得被玻璃割傷。

他於是一把將她從地上抱起放到床上,然後一語不發地檢視她手上的傷口。

……歐比?」

……小姐,主人回來了喔。」

「欸?」

「他很生氣喔,因為小姐沒有照約定好好照顧自己呢。」

「呃啊啊啊啊完蛋了
……唔哇!好痛!」

「結果小姐還把自己弄受傷呢,罪加一等?」

「歐比你別跟他說不就沒事了嗎!唔唔唔唔!歐比
……歐比你……也在生氣嗎?」

他有些驚愕地將頭抬起,而她清澈的綠色眼睛裡先是帶著疑惑,接著則是恍然大悟似地笑彎,然後她輕輕地笑了起來,將雙手反過來覆在他的手上,以非常開心的口氣又說了一聲謝謝。

「總覺得好像反過來了呢,歐比還記得嗎?」

他理所當然還記得,那是他們一行人因為大雨而旅宿在外,遇上了他舊時的工作同伴、而他徹夜未歸又把自己弄傷的那個夜晚的事情。

她那時生氣又無奈地對他說,不要讓人擔心、既然受傷了就要好好治療呢。

「對不起,讓歐比擔心了啊!」

說完她又笑了起來,臉上掛著他無法用言語說明的、美麗的、耀眼的、那個每一次看見都讓他心口一窒的笑容。

然後歐比終於明白了,在他向她射出那隻威嚇的箭矢的那一瞬間,其實,被射中的人反而是他自己呢。

這個就算被威脅,也不會捨棄自己所相信的道路的女孩。

這個總是忙著照顧別人,卻忘記了照顧自己的女孩。

這個對旁人的事總是異常纖細敏感,卻從來沒有自覺自己因而拯救了多少人的女孩。

這個不管遇到什麼事情,就算生氣過哭過害怕過痛苦過寂寞過,也總會在最後露出耀眼的笑容的女孩。

白雪,這個名字不斷地不斷地在他心中迴盪著,從她對他笑著說謝謝的那一天開始。

他原來、原來是這麼這麼喜歡她啊。

他不自覺地伸手想要撫上那張笑臉、那頭美麗的紅髮、那雙翠綠的瞳孔,然而一瞬間腦中閃過了主人那句請託,還有那個雖然苦澀卻充滿信任的表情,便硬生生地在空中就停下了動作。

……歐比?你你你這麼生氣啊……?」

女孩不解的神情讓他喉嚨深處突然湧起了一股難以言喻的酸意,而歐比要到更久之後,才能明白這種感覺叫做嫉妒。

嫉妒那個唯一擁有資格觸碰她、擁抱她、親吻她的人。

但此刻他只是忽略了他胸口緊得發疼的感覺,笑著彈了一下女孩的額頭,然後一邊說我沒有生氣我只是在想我們這樣應該就扯平了,一邊將她蓋好被子。

「小姐不想見主人嗎?你們算起來已經有快兩個禮拜沒見面了喔。」

「嘻嘻,充英先生跟木木小姐一定會把他拉住的呢,我會快點好起來、快點去找他,不然千一定又會放著工作不管了呢!」

「哦!有志氣!那就快點睡覺快點養病吧!」

「收到,遵命。」

她閉上了的眼睛還帶著笑意,他再次將濕毛巾擰乾放到她額上的時候,她又用著快要入睡的慵懶聲音輕輕地說了那句謝謝。

而他很難輕鬆地說出口的那句不客氣,她想必又沒聽到了呢。





06

他其實早就已經不記得自己最初的那個名字了。

傭兵、殺手、刺客、竊賊——每接下一個工作,他便會有一個新的名字。

但是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生下自己的女人在拋棄他的時候,為他祝福為他祈禱的那個名字,能夠是歐比這個名字的話就好了呢。

因為她喚這個名字時的清脆嗓音在他聽來是這樣美麗,那個他願意以生命去守護的女孩。

這樣的話,當他以自己的名字起誓的時候,就真的能夠一直留在她身邊了。


以吾之名





fin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我忘記是在哪裡看到的了,好像是說對騎士來說,名字比他們的生命還要重要這件事,所以當騎士以名字許下誓言的時候,便是真真切切的、就算犧牲生命也要去守護的東西。

這篇拙文獻給幾乎可以說是因為白雪才變得熟稔的阿若,我當時換了那張白雪的頭像真是換對了!如果說阿懺是媒婆,那麼白雪就是定情物呢(什麼爛比喻)

在我重考的這一年來,阿若幾乎每過一兩個禮拜就會發的關心私噗真的是我的精神食糧呢!每一次偷偷上線只要看到阿若的噗,都還沒點開我就會先笑了出來,每一句玩笑似的話語都充滿著阿若滿滿的關心,在我的重考日子裡給了我許多歡笑跟勇氣哦!

雖然講話很不留情但是總是很溫柔的阿若。

喜歡少女漫畫、喜歡軌跡,喜歡就說喜歡,不喜歡就說不喜歡的阿若。

總是一出現就會化解了原本嚴肅的氣氛,讓整個噗都歡笑了起來的阿若。

明明很害羞卻主動找我搭話,因而開啟了我們的緣份的阿若。

能夠認識這樣的阿若,我真的真的覺得很幸福,未來也還請阿若多多指教了(笑)

去年12月的生賀加上一年份的大感謝,雖然很拙劣但是還請阿若不嫌棄地收下哦XD

P.S:然後阿若一定能看得出來龍跟歐比那段是我的大私心的吧XDDDDDDD




10 則留言:

  1. 求轉載!!請問可以轉載到赤髮白雪姬吧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呃謝謝親的喜愛XD
      轉載可以是可以啦,但是請註明出處謝謝,還有轉載完可以將連結附上嗎謝謝=)

      刪除
    2. 恩 我會註明出處的^^謝謝!!

      刪除
    3. 轉載了!!博主的文筆好好QAQ~~~歐比喜歡白雪寫得好棒~~~
      ~~求授權畫成漫畫!!
      於是我全文轉了~~~~~發現這篇文章好開心~~~~~終於發現人數稀少歐雪文了T!!!
      我有放上連結但是內地有些地方可能會沒辦法連?!
      所以吧親們可能會把心得回復在貼吧上!!歡迎博主來看XDD
      再次謝謝妳讓我轉載這麼溫馨的文章~~~
      另外~~於是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 是網友做的歐雪影片^^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uI4vl8PmvIc/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muRu89K1I_w/
      歡迎博主來赤白吧玩^0^
      BY 小B

      刪除
    4. 謝謝B親如此喜愛我的文章,我真的覺得很開心=)
      能夠遇到喜愛歐白的同好們我也覺得很幸福,謝謝親幫我轉載。
      然後謝謝親附上的影片,超級喜歡的>////<

      刪除
  2. 您好,回覆這篇五年前的文不知您是否看的到XD
    赤髮的同人文真的很少很少,又是第一次看到文筆這麼好的
    把人物情感描寫得很細膩,我在FB創了一個赤髮的同好社團,
    想請問能不能轉載到那裏去呢? 另外如果您願意的話,也歡迎加入社團!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親的留言<3,很開心您能喜歡這篇有點時日的作品/////
      若親不嫌棄,轉載當然是沒問題的,只要附上原出處即可,方便的話也請將轉載完的連結貼給我:D
      赤髮白雪姬對我來說是部非常重要的作品,因著秋月空太老師結識了重要的緣分
      有時間的話一定會去親的社團逛逛的<3

      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3. 若不嫌棄的話,不如直接加入社團,由您自己來發文如何呢XD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663322420500363/
    請直接申請加入即可!按申請後會有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回答「歐白」我就知道是您了^_^

    回覆刪除

有時候Blogger會將較長的留言視為垃圾訊息(真是讓人困擾的體貼XD
若發出後沒看到留言出現在畫面上請不用擔心,我收到通知後會馬上將留言貼出的!謝謝親愛的您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