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5日 星期一

《空之軌跡/約艾》出浴後的怦然心動


◎題目來自同居三十題no.16出浴後的怦然心動
◎《英雄傳說空之軌跡》二創衍生
◎約書亞x艾絲蒂爾,日常閃光走向(稍稍稍稍R15XD
◎時間軸在零之軌跡與碧之軌跡之間,有零碧微劇透注意



約書亞近來有些小小的困擾。

是這樣的,雖然這不是什麼大事,但他和艾絲蒂爾獨處的時間,從他們終於在克洛斯貝爾帶回蕾恩之後,就大幅減少到讓饒是自詡自制力極佳、慾望淡薄的漆黑之牙都覺得有些寂寞的程度。

更何況自家戀人更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們家族的新成員身上,一開始是擔心著鬼靈精怪的女孩會突然又和他們玩起捉迷藏來,再來則是在蕾恩自己親口保證說她不會再到處亂跑了之後,艾絲蒂爾才總算放下心,大方地和蕾恩親暱熱絡。

嗯咳,但真的不是約書亞想要像個小家子氣的男人,畢竟他本人對於蕾恩能這樣坦然地在他們面前安心笑著、哭著、鬧著脾氣、耍著任性這點,也是發自內心感到欣慰的,但他不得不為自己辯解一下,艾絲蒂爾和蕾恩是真的、真的如字面意義上的那樣、幾乎無時無刻不在一起。

她們一起睡覺、一起洗澡、一起吃飯、甚至連他們出外工作的時候,蕾恩也會跟在他們身邊偶爾出手幫忙。

對於交往後這一年多來早已習慣能獨占女友的約書亞而言,這樣的轉變的確是讓他有些、不、誠實說、是非常不適應,卻又忍不住覺得這樣的自己實在是窩囊得可笑,萊維跟姐姐要是看見了的話,肯定會取笑他的。

原本他還抱著艾絲蒂爾可能時間一長、自己也會感到寂寞、主動提出和蕾恩商量的奢望,但無奈他視若珍寶的女孩本人始終都是那樣遲鈍,當年若不是在他們旅行途中有太多人旁敲側擊給予提點,他想自己這輩子都不敢期待女孩能察覺自己的心意。

於是約書亞.阿斯特雷.布萊特,結社前第十三號執行者,曾經的暗殺者漆黑之牙,是真的鼓足了勇氣並且捨棄了所剩不多的自尊,才找到了與蕾恩單獨聊聊的機會。

坐在洛連特人來人往的露天咖啡座,他本還在糾結要從哪裡說起,且料在他開口切入主題以前,紫髮的小女孩就率先往他遞來了兩張定期船的船票,「我幫你們訂好了明天早上第一班往蔡斯的座位,還有亞爾摩村紅葉亭的房間,和艾絲蒂爾一起去休假個兩天,好好感謝蕾恩吧。」

「欸⋯⋯欸?」

「約書亞也真是的,蕾恩把艾絲蒂爾搶走了也不知道要自己搶回來,哪天她變心了也不奇怪喔?」

被義妹這樣劈頭指責卻無從辯駁的黑髮少年只好試圖轉移話題,但仍是被女孩眼神銳利地搶先了一步,「蕾恩的話,會直接跟帕蒂爾.瑪蒂爾一起去找緹妲的,約書亞別想扯開話題喔。」

約書亞於是想起了他當年初到布萊特家時父親便說過的那句,在這個家裡千萬不要跟女孩子作對,沒有沉默多久就發自內心感激地收下了女孩的好意,「那麼⋯⋯就謝謝妳了,蕾恩。」

「還有啊,」紫髮女孩忽然拉低了聲線——通常那只會出現在她作為執行者自報名號的時候,約書亞因此一瞬間警戒了起來——輕啜了口還冒著熱氣的紅茶之後,「艾絲蒂爾太遲鈍了就算了,但約書亞到現在還沒出手,作為男人不會太沒用了嗎?」

明明還只是上主日學校的小小年紀卻開口就是這樣敏感的話題,這點,約書亞作為當年將她帶出《樂園》的人之一,當然不會感到訝異,卻是真真切切地感到了挫敗,現在可好了,不只雪拉姐、愛娜姐動不動就問他兩人進展到什麼地步了,如今還多了個蕾恩,以及逐漸被蕾恩影響、也一起睜著天真的大眼逼問他的緹妲。

「所以啊,約書亞可真的要好好感謝蕾恩喔。」

在他陷入對處於劣勢的挫折感時,女孩便站起了身撫平白色蕾絲裙上的壓痕,留下了意味深長的一句話,便笑著離開座位迎接從遊擊士協會走來與他們會合的艾絲蒂爾。

約書亞於是不知怎地感到從尾椎爬上了一股寒意。


紅葉亭的麻緒婆婆一見到他們兩人便拉著艾絲蒂爾的手笑說,「小緹妲跟老頭子說你們出國旅行了,老太婆我就想著等你們回來一定要好好招待你們的,辛苦了呀,能看到你們兩人一起再來玩,真的是太好了。」

艾絲蒂爾有些羞怯地笑了起來,他才想起在他離開的那段日子裡,她為了調查地震的源頭也和大家來到了亞爾摩,後來他們為了利貝爾異變後各地的重建工作雖然也有匆匆拜訪,卻沒能好好和婆婆打聲招呼。

他想也沒想地就加重了牽著她的手的力道,女孩則是瞬間就意會過來,朝他便是一個燦爛的笑容。

「不過說起來,蕾恩沒一起來真的好嗎?緹妲明明也可以一起來的呀?」

兩人到旅館房裡整理好行李之後,艾絲蒂爾不出他所料地還是提了這樣的問題,遲鈍得毫無察覺這是兩位妹妹特地為他們準備的旅程,也似乎沒有發現這是這些日子來首次單單只有他們兩人的時間。

艾絲蒂爾老說他遲鈍、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但要約書亞來說,多年來都沒察覺他心意的女孩根本沒有資格說他,比方說這裡可是溫泉勝地亞爾摩、比方說他們上次才在露天溫泉有那麼一齣鬧劇、比方說他那時可是作足了心理準備,才能在看到她只圍著浴巾的樣子時不過度反應,卻被她那恐慌的放聲尖叫暗暗傷透了心。

「她們兩個也很久沒好好見面聊聊了,就不要打擾她們了吧?」
「啊哈哈、說得也是,而且她們老是一見面就在說開發導力裝置的事情,好像我才是電燈泡呢。」
她一邊笑著一邊整理著要帶去大浴池的用具,轉身就興高采烈地問他,「約書亞呢?不一起去泡溫泉嗎?婆婆說今天只有我們這組客人,露天溫泉是包場喔!」
「妳先去吧,我等會兒就過去了。」
「好喔,那我就先去等你囉!」

他看著女孩蹦蹦跳跳離去的背影,在房門關上後才終於舒了一口又是無奈又是寵溺的長氣。

因為——又比方說,他可真的沒有自信,在他們兩人已經是戀人的如今,自己還能冷靜地看著她那誘人的模樣而不出手呢。


等到約書亞終於從室內的浴池做了最後一次的深呼吸、腦中演算過各種可能會發生的意外以及相應的對策、打開通往露天浴池的門之後,看到的卻是趴在溫泉池邊暈乎乎滿臉通紅的艾絲蒂爾。

「耶嘿⋯⋯約書亞來了呀。」
她嘴角漾開一個傻氣的笑容,臉上因著溫泉熱氣而起的紅暈襯得她比平時多了點嬌羞,池水裡若隱若現的身形比起當年則是曲線鮮明了不少,浮在水面上的栗色長髮更添增了幾分色氣。

失策。
大失策。

約書亞這輩子鮮少有想要逃跑的念頭,但此時他是真的想要掉頭就離開現場,這太殘酷了,他想,腦中閃過了蕾恩那抹意味深遠的笑容,此時才真的明白自己身邊的人們有多麼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讓他失控。

而這世界上如今現存的、唯一一個能夠讓他失去冷靜的對象則是渾然不知她將自己置身於怎樣的危險之中。

她不知道,他其實根本不需要用上多少力氣,就能將她輕易壓在身下。

她不知道,一起旅行的日子裡,他要如何克制自己,才能壓抑那股矛盾的、想好好珍惜她但又想將她狠狠弄壞的衝動。

她不知道,他有多少次看著她在夜裡的睡顏,想的都是自己只要出手了,她就真的是他的了,這輩子都只能待在他身邊了。

她不知道,隨著她逐漸成長,哪怕是一身方便戰鬥的遊擊士裝也藏不住她越發誘人的體態、褪去了稚氣的面容更是讓人難以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更別說她本就親和力十足的耀眼笑容,早就讓她毫無自覺地有著絕對的魅力。

她不知道,當她還以為自己毫無女人味、只有約書亞這個傻瓜不曉得為什麼會喜歡她、偶爾還會不安自己是否配得上他的時候,他心裡多麼焦躁有越來越多人都看見了她的美好。

「⋯⋯約書亞?」

她的呼喚讓他回過神來,他於是咬了咬牙,勉強地勾起笑容給予回應,裝得若無其事地上前也將自己浸入池水中,試著開口化解自己的尷尬,「妳滿臉通紅呢,泡太久可是會頭暈的,不舒服的話可以先起來的喔?」

「還不都是約書亞動作太慢了,但我沒事喔別擔心,」一邊說著一邊挪了挪身子往他湊近,在氤氳的蒸氣之中瞇著眼笑了起來呢喃道,「而且⋯⋯因為好久好久⋯⋯沒跟約書亞兩人獨處了嘛⋯⋯」

約書亞琥珀色雙眸的光芒在那一瞬間變得黯淡,理智線因著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而斷得乾脆俐落,下一秒就是將她困在池邊和自己雙臂之間的一個深吻。

鮮少被這樣撩撥得失去所有理性的大男孩,從不曾像這樣侵略性地親吻她,兩人的氣息越發急促濃重,直到女孩喘不過來地在試圖換氣時從嘴角溢出了一聲嚶嚀,才讓他驚醒過來,唰地拉開兩人的距離。

他完全不敢看她臉上的表情,深怕自己又會失去控制,於是在她再次呼喚他之前,約書亞就先從池裡倉皇爬起逃跑了。

空之女神愛德斯啊,他就是個膽小鬼。


沖了極久的一次冷水澡之後,他甚至沒有勇氣回到只有他和艾絲蒂爾兩人的房裡,和麻緒婆婆打了聲招呼之後,就跑到村子北邊幫浦小屋旁的山坡上坐著吹風,心裡的天人交戰過了許久許久都得不出一個結論。

他不想傷害她。
他不想讓她感到害怕。
他明明不是第一次面臨這種考驗。
他明明跟父親也跟自己發過誓要克制。

但那是艾絲蒂爾。

是他從11歲那年與她相遇開始,就深深、深深愛著的艾絲蒂爾。
是他這麼多年來都渴望自己能有資格擁入懷裡、對她訴說愛意的艾絲蒂爾。
是他即使要拚上自己的性命,也想留在她身邊的艾絲蒂爾。
是他在這世界上最珍視、最重要的艾絲蒂爾。

是他的艾絲蒂爾。

「⋯⋯約書亞。」
老早就察覺了的她的氣息從他背後緩緩湊近,接著她便伸手環上他的頸間,幾縷還有些微濕的長髮垂到他胸前,貼在他背上的溫度暖得讓他一時有些莫名想哭,一如他們離開紅色方舟後、他們在盧安海灘上的那個擁抱——

不論他從她身邊逃開多少次、不論他是抱著怎樣複雜矛盾的心情不敢接近他心中最美好的部分、不論膽小懦弱的他如何徬徨踟躕,艾絲蒂爾總是會這樣找到他,將他溫柔地摟進懷裡,一次又一次。

「⋯⋯我是不是讓約書亞困擾了呢?」他聽見她在耳邊這麼輕問。
「不是的,只是⋯⋯」
「嗯?」
「只是我沒有自信而已。」

說穿了就不過是如此而已,其他的、那些對自己的限制什麼的,其實不過就是毫無自信而已——沒有自信能獨占她、沒有自信能開口要求什麼、沒有自信雙手沾滿血腥,至今都仍在償還過去的罪孽的自己,明明已經獲得了她最珍貴的心意,還能奢望更多——就連要求她從蕾恩那分一些時間給自己的任性都沒有勇氣說出口、如此懦弱的膽小鬼而已。

「又來了呢,約書亞老是想太多,不只結社、克洛斯貝爾、帝國、還有已經太多太多的大大小小事,都煩惱這麼這麼多了,居然連有關我的事情都還要一個人憋著嗎?這樣會禿頭的喔。」

他忍不住輕輕笑了起來,「禿頭了妳不喜歡?」

「約書亞怎樣都好喔,不如說禿頭反而好,就不會有這麼多女孩一個接一個喜歡你,省得我老要煩惱自己不夠有女人味呢。」

「妳已經⋯⋯」
「嗯?」
「妳已經足夠有女人味了,可以說已經太多了,我心臟實在負荷不了。」

身後的女孩忽然沉默了下來,他忍不住想偏頭去看她的表情,卻被她一個施力固定限制了動作,「不、不准看⋯⋯」

「難得艾絲蒂爾會害羞呢。」
「還、還不是因為你很少說話稱讚我。」
「嗯,因為講了我自己也會不好意思啊。」

抵在他肩頭的她於是喃喃自語了起來,什麼犯規啊、男人的甜言蜜語果然不可信啊、明明是她要來安慰他的結果卻反過來被將一軍是怎麼回事啊之類的,聽得他忍不住又笑了起來。

他一邊笑著說好啦好啦一邊掙脫她的固定,拉起她的手轉身面向滿臉通紅的女孩,卻被穿著素雅的白色洋裝、放下了長髮的艾絲蒂爾驚愕得一時反應不過來,過久的沉默讓女孩臉又更紅了些。

「不、不要盯著看然後一句話都不說啊!很、很、很奇怪嗎?蕾、蕾恩她擅自把我的行李都換成了我們上次一起買的衣服了⋯⋯不適合嗎?」她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到了最後甚至聲音都小得快要讓人聽不見,窘迫地急著想要從他手裡抽回自己的雙手。

而約書亞的回應則是施力將她往自己的方向拉,讓失去重心的艾絲蒂爾輕易地就跌進他的懷裡,接著便是不由分說的、紮實有力的一個擁抱。

「妳總能⋯⋯讓我一次次真實感受到自己的心臟還在跳動這件事呢⋯⋯」

事到如今,都已經安排了這麼多不知道該說是驚喜還是攻擊的協力,他若是又一如既往沒將該說出口的話語告訴她,這次回去肯定會被蕾恩嫌棄嘲笑一輩子呢。

「哪、艾絲蒂爾。」
「⋯⋯什麼?」
「不是今天也沒關係,但總有一天,我可以抱妳嗎?」
「欸?不是現在就已經抱著了⋯⋯」

「不是,」他毫不訝異女孩會是這個反應,所以再次笑了起來,伴隨著自己都能感受到的、從自己左胸如擂鼓般的心跳,有些緊張、有些害怕、卻是發自內心渴求地將嘴湊到她耳邊輕聲說,「我是說⋯⋯可以抱妳嗎?」

饒是艾絲蒂爾再怎麼不諳男女之事,這下也總算恍然大悟了自家男友到底在煩惱些什麼(原諒她前面完全想錯了方向,她還以為是自己沒能好好回應他在溫泉裡的那個吻導致他失望了),張大了嘴又是驚訝又是困窘又是羞赧地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最後女孩則是將漲紅的一張臉埋進他懷裡,以細若蚊蚋的聲音斷斷續續地給予了回應。

「那不是⋯⋯廢話⋯⋯當然可以的嘛⋯⋯」


至於約書亞.布萊特得知洛連特眾人開了賭局、其中唯一一個下注他在那兩天裡還是不會做到最後一步、因而大賺一筆的就是自家義妹,則是在那之後許久的事情了。



Fin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原先是想要同居三十題都完成再合成個上下篇一次貼出來的,沒想到本來預計每個題目就寫個幾百字的計畫硬生生變成一題就寫了近五千字(默)這麼一來究竟能不能完成三十題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QQQQQQQQQ(ㄍ

國考完後終於將入手許久的空軌FC evo打完一周目的我,只能崩潰地哀怨中文版的SC evo看來要到明年才會上市,然後一邊流淚(X)一邊把網上能找到的實況都看過了一遍,同時還一路看到了3rd跟零碧軌去,想著自己最近有沒有時間再將這些全部重玩一次QQQQQQQQQQ

不只很久沒寫軌跡文了、甚至可以說是很久沒寫文了的我,這幾天寫著約艾的時候雖然有些無奈手感君至今都還在跟我捉迷藏,但能多多少少將自己腦中妄想了很多很多的場景一個個化成文字,還是讓我覺得稍稍欣慰了些(從沒想到約艾夫妻的文這麼難找的我只能自己割大腿QWQQQQQQ

 雖是篇不論文字還是描寫都不到家、不成熟的拙文,但若能讓也喜歡軌跡、也喜歡約艾的你們看到最後露出一點點也好的笑容,那就好了XD
謝謝願意看到這裡的你!

手感復健好了一定會認認真真再將這篇重新寫過的XDDDDD(握拳

 以上,讓我們⋯⋯一起期待閃3的降臨與SC3rd evo的中文化吧!QQQQQQQQQQ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時候Blogger會將較長的留言視為垃圾訊息(真是讓人困擾的體貼XD
若發出後沒看到留言出現在畫面上請不用擔心,我收到通知後會馬上將留言貼出的!謝謝親愛的您們(笑